第三百九十九章 得偿(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书房里一片静谧,阿水听着玄朗发布的任务要求,神色不变,语气一如既往地轻松:“公子,这个,有点难度。”

目标是太后,不是普通的官家太太。

“……”

玄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的含义再明显不过,这个,不用你提醒,谁都知道的事实。

“我们在宫里的眼线,近不了目标的身,婚礼是个好机会,人多杂乱,不会留下线索,只是时间紧张,来不及布置周全。”

若王妃亲自动手,时间倒可以另约,她可以往宫里递牌子请见,只是事后太后出了问题,少不得也要被排查。

婚礼那天,四方宾客云集,各家女眷齐聚,有资格到太后跟前的不在少数,最是容易下手又不受关注。

“婚礼宴上,”

玄朗拍板,人多杂乱,才好混水摸鱼。

“不必刻意安排,愈自然愈好。”

以娇娇的身手,接近太后时不着痕迹地在她衣物上动些手脚,完全可以做到避人耳目,没必要画蛇添足。

“如果太后倒了,会不会再生变故?”

太后倾向于大夏,而国君楼立勋,似乎更欣赏与西柔烈性气质相类似的具有侵略性的北辽。

阿水不介意西柔谁当政,但作为一个大夏人,他自然是希望边境太平战事不兴的。

“有变故最好,楼立勋野心勃勃,对大夏觊觎已久,与其等他一边享用着大夏给的好处,一边惦记着羽翼丰满时效法北辽,武力进犯。倒不如推他一把……”

玄朗语调温凉,有时候不争不抢会被视为软弱可欺的,大夏是不愿与西柔兴战火,但不意味着是怕他,每年拿着巨额好处来小心翼翼地讨好买和平。

“狠打他一下,让他知道痛了,至少会太平数十年。”

新老交替。权力更迭。楼立勋没那么快树立权威,理顺一切,而他年轻气盛。甫一亲政,自然想尽快摆脱太后的束缚,急于一鸣惊人,做一两件惊天动地载入史册的大事来。这个时机恰恰好,推他一把。怂恿起他膨胀的野心,给予迎头重击,会老实很久。

“……”

阿水张了张嘴,忽然觉得无话可说。公子你这般将国事与战争当儿戏,真的好吗?

不过听起来似乎蛮有道理的,不。是极有道理呢?

是个一劳永逸的好方法。

……

“这是什么?”

荣娇好奇地问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