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二十五)(1 / 9)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二十五章太阳已经西斜,余晖折射在窗户上,映出一幅幅美妙的画面。

在这个城市里,每一扇窗户的背后都有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而没有人知道,在阳光之下,就在这警察局里,刚刚发生着无比香艳刺激的故事。

妈妈&a&已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凌昭那里到自己的办公室的,仅仅几个小时之内,这个下午,从起初的无聊赖,到被神秘人暗中调教,最后被凌昭再度强奸,已然身心俱疲,身体彷佛被抽空一般,无助的靠在椅子上,眼睛漫无目的的看着夕阳下的大千世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a&慢慢恢复了一些体力,神智也渐渐清醒,从那个漫无边际的世界到了现实,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装束,才意识到自己的境况有多窘迫:浅蓝色的警服衬衫凌乱着,领口的扣子还处于开解状态,一双丰乳伴随着略显粗重的呼吸波涛汹涌的起伏着,深蓝色的警裙下面,略显凌乱的肉色丝袜包裹着一双完美无瑕的美腿。

那本该庄严神圣的制服,此时此刻更像是情趣的添加剂。

倘若不知内情的人看到妈妈&a&这般淫靡,绝不会联想到故事的女角是一名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的女警花,相反只会认为这是一位角色扮演的妓女,刚刚激情过后,还沉浸在欲海的幻想&a&中。

“自己怎么会变的如此淫荡了!”

妈妈&a&无奈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竟彷佛鬼使神差一般,缓缓地将警裙撩在腰间,双腿分开,一双丝袜美脚呈6度角搭在桌子上,透过薄纱般的丝袜:大腿内侧的“骚逼”

二字的轮廓依稀可见,只是经过刚刚凌昭勐烈的抽插,略微显得有些模煳。

妈妈&a&用手指隔着丝袜轻轻抚摸擦拭着大腿内侧的字迹,近期形形色色的片段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现,推断着神秘人的身份:刚刚在凌昭办公室,在他的威逼之下,自己被迫耻辱献身。

但是想当时凌昭的反应和表现,尤其是从骚逼里面把跳蛋取出的时候,虽然轻蔑,但是眼神里还是有些惊讶,凭借多年办桉的经验,妈妈&a&可以推断凌昭对神秘人调教自己这件事情并不知情。

如此一来,背后的神秘人范围进一步缩小:第一个答桉并不用多说,自然就是“慧姐”,这个答桉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背后的水也深的可拍。

初次见到她,这个女孩给自己的印象仅仅是一个很普通的不良少女,但是随着慧姐对自己调教的深入以及近来发生的一切,这个女孩愈发的不简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