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情阵(1 / 3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怡情阵》

清·江西野人编演

第一回戏后庭白琨恣意弄花心李氏情欢

第二回宠娇妻别结鸾凤窥情态眼酸遗精

第叁回下戏书取笑赚敌逞法力奋勇前征

第四回绣房中夸耀玩器书案前谈笑春宫

第五回品阳物桂香酸齿开黄花芸香消魂

第六回应贤设计炒茹茹共泉乘隙破黄花

第七回露水夫妻成结发牙床重整旧风流

第八回李氏定计引玉姐白琨幸奸美钗裙

第九回结兄姊纵惰恣意拜姊妹两换鸳鸯

第十回为荒淫六人废命被梦惊白琨悔终

第一回戏后庭白琨恣意弄花心李氏情欢

话说随炀帝无道,百般荒淫,世俗多诈,男女多淫,天下四海九州,别的去处还好,惟有杨州地方,山明水秀,人物美丽,人情大是不古,有一件故事,这件故事就在杨州府高邮州兴化县,城内有一个秀才,他姓白名琨字如玉,真个无书不读,无字不识,更兼一表人才,生的眉请目秀,齿白唇红,娶妻殷氏,十分丑陋。

白琨是个风流才子见自已的老婆不美,再不得戏弄,殷氏得了干血病,二十几岁上就亡故了。

白琨恨前妻不好,立志要寻一个标标致致女子做续娶老婆。

再说这白琨有个窗弟姓井名泉,比白琨小二岁,也是个秀才,年十四岁,白琨二十二岁,井泉虽是男子其俊俏风流比妇人还觉可爱,所以这白琨见他有些情景,千方百计哄上了手,日里是窗友,夜里是两口子一般。

白琨把井泉的屁股弄了几年,如今已二十六岁了。

有个媒婆来说,本街上开银铺李老实的女儿年纪十七岁,生得娉娉婷婷,娇娇娆娆,又白又胖又美又嫩,标致得紧,白琨听说喜的把心花都开了遂把旧老婆的首饰定了,拣了上好吉日子娶过门来。

白琨见了模样真个似玉如花典雅异常,只见鸟云巧挽斜,鲜花满鬓,娥眉两道宛同两片春山,粉面桃腮,恰似出水芙蓉,樱桃小口相趁朱唇,十指尖如春笋,春柳细腰,可人金莲窄窄叁寸,行动一天丰韵。李氏就灯光之下,秋波一转,看见白琨也是个美貌男子夫妻二人满心欢喜,各自解衣上床,吹灭银灯,二人钻入红绫,白琨色胆狂发,淫兴泼泼底下的一根阳物如铁硬一般,直立用手把新娘一摸浑身与棉花相似,只是下边的小衣尚不曾解脱。

白琨道:娘子,下衣不脱,这是什么意思。李氏原是知情的女子,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