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荡 妇(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于恨水无声无息像死鱼一样躺在,万念俱灰的表情真是会吓死人。只是同寝室的赵大宝早就不在寝室里住,张浩然本来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早习惯了于恨水的死样子,见怪不怪,只是张浩然逐渐的对于恨水产生了恨意。上一次滚了床单,拿走了自己第一次就算了。自己虽然有怨气,但仍然力挺于恨水,毫无保留。可于恨水直接拿自己当空气,对自己根本无动于衷。男人,真不是好东西!

一直喜欢的男人的张浩然被深深伤害了,他咬牙切齿的想要报复,只是一时还没有下定决心而已。大约因爱生恨就是这种情形,男人之间恐怕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于恨水哪里有心思去管张浩然的心意?他对男人没兴趣,即便在伤痕累累,极需要寻找安慰的时候,也只是自己动手解决问题,根本没考虑到自己身边还有个哀怨的‘男人’。

自己怎么会陷入到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怨谁,怨父亲没管住妈妈,还是怨宫玉龙破坏了自己家庭?还有荣贵等在温娜身上渲泄的各色男人们?不,谁都不怨,就怨自己!怨自己没有当机立断,当初温娜在酒吧的时候,只要自己果断阻止,哪还有后面发生的事?

不过,想了半天,他恍然又醒悟过来,根本怨不得自己,要怨只能怨温娜,她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春情泛滥,又怎么会在酒吧找男人?或许在自己遇见之前,温娜早已和n多个男人有染了。不是宫玉龙,就会有李玉龙、王玉龙、张玉龙等等骚鸡公,像温娜这么漂亮的女人,总是不会缺少狂蜂乱蝶来骚扰。就算好女人也禁不住这么多诱惑,更何况奴家本有春意,一支红杏要出墙,谁能奈何?

恨温娜吗?于恨水又恨不起来。一个女人被骗光了钱财,孤身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哪里会容易?更重要的她是自己母亲,自己至爱的女人,即便千错万错,又如何狠心去怪?

打开笔记本,里面是温娜和众多男人缠绵的录像,于恨水沉迷于此,仿佛这个东西成为他唯一的安慰,唯一的快乐之源。从半夜一直看到清晨,看到动情之处,于恨水一跃而起,开上车又往安阳市赶。

第二天下午到了安阳,在宾馆开了房,略加休息。带上墨镜,换上不起眼的休闲服,肩上挂上笔记本,脖子上挎着远望镜,腰上揣着dv机,裤子口袋里搁着偷拍的摄像头。于恨水像个狗仔队一样趁着夜色摸到了温娜租住的地方。

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多钟,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于恨水看见温娜房子里亮着灯,估计还在家里。怀着紧张而兴奋的心情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