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赏菊宴下听墙角(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成国公夫人年轻时就是个喜热闹活泼性子,就喜欢在家里办各种诗会、茶会,嫁进成国公府後,当时世子,现在成国公也不爱拘住她性子,於是那些闺蜜聚会就换成在国公府办。

乐安公主身穿一袭鹅黄宫装,飞仙高髻戴水粉色蝶扑菊花绒花簪,斜插着一支珍珠步摇,挽着海棠在满园菊花中漫步,海棠则穿玉色如意云纹袄和雪青色妆花缎马面裙,半披藕荷色披肩,头梳堆云髻,戴着配衬裙色雪青色雏菊团花,试珠花,双姝远看似是在金风中摇曳黄花紫菊。

现在她都儿孙满堂了,仍是每年用各种由头去举行宴会,至少每年两次,一次是年初春日宴,另外一次就是秋天赏菊宴,几乎全京城贵圈夫人都会出席,要是连邀请函都没有拿到,那可是很丢脸,说明连贵圈门都没有进。

但其实觉得嘛春日宴就是个相亲大会,赏菊宴却是个八卦集会。乐安公主执起缂丝团扇挡住小嘴,在海棠耳畔低声道,别看那些侯夫人个个都打扮得像神仙妃子那般高贵脱俗,骨子里跟市集三姑六婆并无什麽分别,嘴上可是半分也不轻易饶人,而且谁都看不起谁。

大至自家闺女相貌才艺,细至今天宴上谁服饰更加艳丽夺目,都会拿来比拼,真是无聊透顶。

你呀你小心被她们听到,看看她们会不会饶你。海棠被乐安比喻逗笑了,轻轻地点了点乐安额头,长长珍珠流苏如从花瓣中滴落玉露摇了摇。

乐安不太淑女吐了吐舌,幸好有团扇遮掩,要不肯定很是失礼。

看到乐安与平时无异,海棠倒是暗暗放下心来。

刚刚在马车上乐安跟她说——

姐姐,跟文哥哥说了可他、他清泪盈满睫,在未施妆粉小脸滑下一道泪痕。

海棠忙掏出一条手绢,赫然看到熟悉花纹,又掏回去,直接以袖替乐安拭泪。

是姐姐不好,从慈恩寺回来後都没有去看你,都不晓得你难过你看你,都瘦了。海棠看到乐安原本圆润小脸变尖,杏目星眸从来只见笑意而不见愁意,整个人消瘦憔悴,看着让海棠心疼死了,也更让她心感愧疚,是她没有好好照顾乐安。

姐姐,没事过一阵子就好了。乐安勉强挤了个笑容,可她眉间浓浓愁思犹未散去。

回去姐姐做点好吃给你,今天先好好地玩,好吗?真是,这麽可爱人儿怎麽会有人舍得让她难过,居然还害她流泪,於心可忍?

海棠也不想勾起乐安伤心事,而且感情之事必须两情相悦,郎无心亦难成事,况且乐安尚年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