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气急败坏的将军(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秦剑佑巨大身影如黑影般笼罩海棠,她恐慌地挣开他,她衣袖却却被反手扯住。

嘶——

白色薄绸衫被蛮力撕开,破碎绸缎滑下玉肩,露出玲珑锁骨,海棠慌乱地以手挡身往外爬。

翠柳、翠柳救!秦剑佑把榻上小几扫落地上,香炉、佛经、文房等一应落至地上,噼里啪啦巨响惊动站在房外仆人。

公主?翠柳应声而至,马上赶到厢房外,听到海棠惊呼忧心不已。

给爷滚,通通给爷滚!秦剑佑一手捞回海棠,沉重身躯压在柔弱女子背上,一手制住她乱动双手,一手撩起米白纱裙,直接扯开洁白亵裤,粗糙长指翻开粉色花唇,摸上圆翘小花豆揪起用力揉搓,熟悉酥麻感油然而生。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呀海棠费力扭动腰肢避开他强硬触碰,但被铁臂钳制,她弱小力气无法挣脱男人强蛮桎梏,敏感娇躯被迫承受烈酒般浓烈挑逗。

为什麽不可以,你骚穴摸一摸就出水。秦剑佑以最粗鄙语言羞辱她,但最让海棠无地自如是她真如他所言,经过秦剑佑长期与她欢爱,她身子已被调教得异常敏感,花穴很快便渴求地沁出热流润滑着甬道,涓涓流出收缩穴口,秦剑佑顺着滑液插进两根手指,沾上如丝瓜络透明花液,刻意放到她眼前,你看。

秦剑佑!你不要欺人太嗯呀海棠心有不甘地抗议,秦剑佑猛地往窄小花穴插进三根粗硬手指,仍未完全扩展花穴口有些吃不消,海棠难受地呻吟,粗硬指骨在柔嫩花茎里弯曲转动,指甲刮弄娇滑脆弱如花骨朵花肉,难受痛楚马上化成难耐搔痒,在小腹中逐渐蔓延,海棠玉臀忍不住在空中画着圈。

秦剑佑已经熟门熟路摸到她最敏感那处媚肉,指腹使劲按压,让人迷乱沉溺快慰从花穴深处传遍fanwai下身,又酸又麻欢愉使她不由自主地溢出甜腻柔媚娇吟,不要了不呀嗯

这麽久还是学不乖,为夫说过不可以说『不要』。在她快要高潮时拔出手指,秦剑佑拍了拍她翘起小俏臀,对准湿滑穴口,狠狠插入早已硬挺充血肉棒,巨剑猛烈攻城撑开收缩不止穴口,瞬间把她推上高峰。

呀呀呀呀——

硕大炙热巨大肉棒大大捅开仍然窄小花穴口,调教得极为淫荡身子在熟悉肉棒甫进入後立刻分泌出丰沛花液去润滑迎合肉棒抽送,大掌箍住她不盈一握纤腰,没有任何技巧地重重抽插律动。

承认吧,你是,你身子最诚实。紧窒湿滑小穴牢牢勒住他肉棒,像软嫩小舌吮吻他下身一样,畅快酥麻感驱使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