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故人剪烛西窗语(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秦剑佑话有如融融暖阳照进海棠心头,惴惴不安她竟被渐渐安抚下来。无论怎样,秦剑佑总会为她带来安全感,想当初洞房花烛夜时她还担惊受怕,心里面满满是对这个男人恐惧,但到最後,反是这个男人在为她遮风挡雨。

秦剑佑见海棠又再默()不作声,便主动打开话匣子。

不过现下你能再见她,也可以多一个地方走动,不用经常闷在家里。说完了顿一顿,忍不住添上一句,只是要记得回府。

海棠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在昏暗房间里,浮动烛光照在她脸上,圆润小脸好像快要被阴霾吞噬。

还是想要和离吗?秦剑佑平静地问道,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被太子打完之後他也心平气和了,停下来回想,那天就像中了邪火一样。他本来就该知道小花是个慢性子,什麽都要悠着来,逼得狠了反而会有反效果,那天她可能是真只是想一个人待着,不想别人打扰,可他受不住她那不冷不热口吻,只想先跟她亲热了再说。之後再看到他在她身上弄痕迹却後悔极了,懊恼自己不知轻重,下了如此重手,莫说太子看了想揍他,他也想打自己一顿,所以太子要处罚他也没有反抗。

为夫也跟你坦白了,你就别再把外头那些流言放在心上了,本来太子之事是不想让你知道,所以一开始才没有跟你说明,毕竟这事很凶险,而朝政局势又未明朗,为夫实在不想让你担心。看到海棠仍是没有回应,他补充道。如果他早些知道外头谣言,或许可以压住,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万一被宁王看出破绽,寻上门把太子带走,那就麻烦了。

不,不是因为这样。海棠在他带她去见太子後,已经想明白了他之前难言之隐,你性格太不一样了,还是分开比较适合大家。

她在回府途中除了思考太子疑团,同时也在想他和她问题。毕竟症结不在他有没有向她坦承,归根究底,他们始终是不一样人,长久下去只会使双方困累,徒劳无益,不如及早解脱。

性格可以慢慢相处,总会和得来。秦剑佑知道自己那天吓到她了,要不是太子打了他,她心怀愧疚,也不会跟着他回将军府,哪家夫妻不是如此,没有一对夫妻是从一开始便适合对方。

自觉并非你良配。海棠叹了口气,她每次跟他争论,最後落败终是她,她也不想跟他再吵了。

秦剑佑被她那无可奈何模样气得肝痛,老子都低声下气地说了,你还想要怎麽样!双臂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不意扯到背後伤口,痛得脸上一时狰狞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