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也没了信心,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想了这么多,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最后还是不能确定是谁在陷害我,或许根本就没有人陷害我,这一切全是我做的。我在想,我真的对刘金民有这么大的仇恨吗?虽然我们言语不合,意见相左,可并不能就是说明是人家有问题啊!他处在他的角度,可能就需要那样做,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事情毕竟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很多是我不能理解的,官场的学问,做人的学问,都太多了,也不能说哪一种对,哪一种错,刘金民的做法虽然我不欣赏,但这却是这个社会的主流,他要想很好的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就必须这样做,我能说他什么呢?

而对于我,我早就感觉出了我与这个社会的脱节之处,我并不能很好地融入这个社会,所以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毕然的,就像我一直没有被提拔,可能就算刘金民不从中做梗,结果也是同样的,任何一个领导都不会用一个和他意见不相一致的人,而我则是经常对公司的制度发表相反的意见,这当然不会让公司领导喜欢的。

至于刘金民的其它一些缺点,则更加不值得一提了,人无完人,谁没有缺点?而且缺点只是人家的,我有什么权利过问?看不惯我也只能不看,人家就是喜欢权,喜欢色,又怎么样?谁让有领导赏识他呢?谁让有人心甘情愿和他眉来眼去呢?这样一想,我找到了事情的根源,其实我厌恶的并不是刘金民这个人,而是刘金民所代表的这种社会现象,而且这种现象越来越被证实,已成了主流现象。这让我十分无法接受,我不能相信社会的文明会到了这种程度,充斥在其中的会是这一类东西。这么多年以来,这些思想其实一直就在我的脑子里,只是我没有完整地把它想一遍,或者整理一下。这种思想的存在,自然就对我的行为产生了影响,或许我一直都在想着向这种现象发起挑战,而刘金民只是它的替代品而已。

想到这些,我不仅感觉害怕起来,这是我吗?如果这真的是我,或许我真的故意去伤害了刘金民,可能在昨天晚上,我酒后的大脑有了这些想法,结果酒精刺激着我对刘金民下了手。但是刀是从哪儿来的呢?这把刀还是解释不通,不弄清刀的来例,这件事情似乎还是没有一个全面的解释。

但我感觉心里释然了许多,至少我不再对刺伤刘金民而耿耿于怀了,我觉得这没有什么,或许早晚我都会这样做的,这只是我的一种反抗形式而已,而不是针对刘金民一个人,其实无论他是谁,只要他是代表着那种现象,我都会对他发出一击的。只是苦了刘金民,他平白无辜地挨了一刀,而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