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章 解毒"70章 解毒(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可怎么还不醒?都怪我!”咬住嘴唇,心针扎般的疼着,眼里酸酸。

“谁也不怪,你们上辈子肯定是冤家,所以这辈子才会见面就掐!要么你们就是犯小人!”婷婷说得跟真事儿似的。

“那怎么办?”回想一下和大冰山从遇见到现在,只有在京城那两日是真正的和睦过。

“扎纸人儿,打小人!”一双月牙眼闪闪发光,盈满强烈的兴趣。

“啊?打小人?”

“我也是听府里的老妈子说的,只要把小人打没了,做事就顺了!”婷婷似懂非懂的说。

在婷婷的指示下,我们剪了两个小纸人。

“把小人的名字写在纸人上。”婷婷递给我一支笔。

“我的小人是谁?”我沾了墨汁,刚欲下笔,发现不知道小人是谁。

“四哥呀!”

“大冰山?他比我高两个头,怎么还会小?”我疑惑的看着婷婷。

“哎呀,小人不是个子高矮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婷婷想了想,接着不耐烦的道“跟你解释你也不会懂的啦,你们那么犯冲,一定是四哥啦!”

我在纸人上歪歪扭扭的写下“大冰山”三个字,转头看见婷婷在纸人上写了“小祸水”。

“为什么你要写我的名字?我们很犯冲吗?”眨眨眼睛,不解的问。

“我这是要帮你!把你身上的晦气打掉!帮你的!”婷婷瞪着一双月牙眼很真诚的看着我的眼睛,使我不得不相信,她说的是实话。

学着婷婷的样子,我也脱掉一只绣鞋,用鞋底打着小纸人。

“打晦气,打小人,打晦气……”婷婷一边打一边念念有词。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叨叨的念着。婷婷越打越带劲,不消刻写着我名字的小纸人,便已破烂不堪。

我也加大手上的力度,把写着大冰山的小纸人也打得体无完肤。

————————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大冰山怎么还没苏醒?

推门而出,微风徐徐,夜静如水。

偷偷的来到大冰山的房前,门虚掩着。从门隙里看到,黄衣女子正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为了防止再被她赶出来,摸出一根安神草的绵针,射向黄衣女子。

房内,昏暗的烛火摇曳着。打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坐在床头,他双眼紧闭,面色蜡黄,嘴唇惨白。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