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十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蔷薇号一层甲板陷入某种古怪的沉默氛围,隔了好一会儿,道伯曼又听见他的副官自言自语一样开口,用匪夷所思的语气,说出现场一干人等的心思,“萨卡斯基大将…也会开玩笑?”

艾尔说完之后,虽然也没有谁附和,依稀却有视线投过来,眼神不出意外的心有戚戚哉,显然,在场众人对赤犬大将的邀约抱有相同理解————是‘开玩笑’。

道伯曼拿眼角斜乜站在肩侧的副官,随即飞快收回,目光重新落在比试场地内,眯着眼睛打量那位夫人许久,哼了声说道,“她的步伐很诡异。”

出于习惯,艾尔很快就回答,“不是月步。”

“当然不是。”道伯曼嗤笑一声,停顿几秒钟复又开口,音调暗哑,弯咧的嘴角,笑意锋利如刀,“所以才微妙。”

不是月步,很明显,她使用的身法并非海军不传之秘,六式之一的月步。

那夫人身形看似缓慢,行走间的规律却异常古怪,介入争斗的时机更是抓得巧妙,简直象经历无数次战斗洗练后,沉淀的本能…可她身上偏偏不带一丝一毫杀伐之气。

多么微妙。

以道伯曼的眼光来判断,方才那场比试到最后,真要计较起来,罗纳德也不是无法反击,只不过…单方面碾压士兵西瓦,原本就出自萨卡斯基授意,想来目的正是要逼得安娜夫人出手。

既然她说,‘胜负已分’,罗纳德少校即刻收刀,因为赤犬大将交代的任务完成。

比起目睹那夫人敏捷身手之后在场其他人的惊诧,赤犬大将…萨卡斯基…按照他们这位大将的反应,安娜夫人的武力值似乎在他预料之中。

这是更微妙的事,因为无论怎么算,安娜夫人与萨卡斯基都不应该是‘旧识’。

安娜夫人的经历很好查,呆在海军本部所在岛屿马林弗德十六年,生活单调乏善可陈;萨卡斯基,身为海军将领,行踪与经历都记录在案,两个人根本没有机会相遇。

他和她两个人,一个经年累月沙场征战,一个安安分分平淡度日,年纪相差甚远经历更是毫无交集,萨卡斯基对安娜夫人,哪里来的能够怀念的共同时光?

不该相识的人,一个藏着隐约的怀念,另一个却表现得懵懵懂懂。

这当中的隐情,何等耐人寻味。

…………

视线偏移少许,道伯曼隐晦的挑了挑眉梢,他看安娜夫人半点战意也没有,比起似乎兴致勃勃的萨卡斯基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