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1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严尽欢眉开眼笑,差点要认赔的生意急转直下,拍板成交!

一方面当初被李梅秀骗去花光的银两现赚回来,另一方面,她是唯一下注李梅秀能卖出去的人,赌盘大通杀,面子里子两者皆得,赚饱饱!

哦呵呵呵呵……

“喏,钱老爷的六十两我确实收下,当单可以还你,今夜一过,你就与严家当铺毫无瓜葛,谁也不欠谁,随便你想去哪啰。”严尽欢将折叠妥当的当单挪往李梅秀手边,李梅秀没动手去接,实际上她的十指全在发颤,慌乱和失措写在水粉妆点过的容颜上,明明扑上胭脂,仍旧掩盖不住苍白。

她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卖出去,她一直认为根本不会有人想花六十两买她,她可以安心,她都已经开始习惯在严家当铺的生活,做好长期留在这里成为流当品的日子,她准备学欧阳红意,以工作来还债,如果严尽欢又拿那笔债来刁难公孙谦,命令他做牛做马,她也会像现在一样,全部悄悄揽下来做,抢在他前头把所有杂事都一肩扛下……

没机会了……

今天晚上,钱复多就会派轿来接她进府,然后……

他梅秀咬紧下唇,不敢再往下想。

公孙谦及秦开他们闻讯而来。帐房只差没敲锣打鼓宣告全当铺,李梅秀出售成功,不到半刻,当铺上下全知道这件大事。

“恭喜恭喜,谦哥,你解脱啰,可以不用再扫落叶,李梅秀这一笔的利钱,当铺确确实实入帐。”严尽欢贺喜公孙谦,小手拉著他,不住摇呀晃,好心情全写在笑起来灿烂无比的小脸上,而她身后另一张脸蛋,却苦得好似灌下十斤黄连,有口难言,虽然强忍不哭,但眼眶中泪光闪闪,只消眨眼,它们便会倾巢而出,她忍住,双眼瞪得圆圆大大的。

“买主是谁?”公孙谦很难在此时继续保持沉默,他皱眉看着李梅秀的衣着打扮,清凉、暴露、煽情,出自於白玉扁壶上春宫美人的扮相,她这副模样若还卖不出去,岂有天理?!

“钱复多,钱老爷。”回话的人是当铺帐房。

钱复多,钱财多多,拿六十两买一个活生生的春宫美人,他花得很大大方。

“也只有那种有钱人有办法用六十两买一夜风流。”夏候武威不意外。

“真糟糕,钱复多都快能当梅秀她爹……”欧阳红意平时虽然喜欢损李梅秀几句,但同为女性,她实在不乐见李梅秀沦为砧板上的一块肥肉,供人吃干抹净。女人,若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献身,身心所受的折磨,超乎想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