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 1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敢上当铺行骗的人,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和一丝丝好狗运。

当铺表面上是正当商行,遵守律法在做生意,暗里难免会扯上见不得光的黑幕。

有些道上人士,一手拿着典当物上门,一手大刀架在你脖子间,晃晃受手上的东西,问你值不值一百两?当然不值,他的典当物可能是颗石头,可能是条破布,但你自己的性命在对方刀下岌岌可危,胆敢将脑袋左右摇晃的人,真的不多;有些人穿的雍容华贵,一出手就是满桌子亮闪闪的澄黄金条,实际上没有半条是真货,却硬拗他带来的货,被当铺给“污”掉,让人以假换真,大吵大闹要他们给个交代——诸如此类的情况,层出不穷,当铺若没有三两三,光遇上这种客人一个,铺子就等着别人拆成废墟,于是,当铺里自有一套应付麻烦事的好本领,以及不成文的当铺律法。

上门闹事,由当铺武师视对方态度和凶狠来决定以暴制暴的程度,若对方打伤当铺员工,武师也绝不会让人有机会好好“走”出当铺大门。

上门诈财,轻者扭送官府发落,重者关起当铺大门,和对方私下好好“谈”,至于怎么谈,虽有不少传言在外流通,说是拳打脚踢的谈、说是十大酷刑的谈、说是恐吓胁迫的谈,但没有被人证实过,而被“谈”过的诈骗家伙,一辈子都不曾再踏进南城,闻“严家”色变。

严家当铺小自守门的阿财,大至管事的“流当品”们,各各身怀武艺,平时笑脸迎人,待客有礼,一旦大门一关,卷袖的速度一个比一个更快,挥拳踹脚的动作一个比一个更火爆,其中又以尉迟义为个中翘楚。

骗子,严家当铺半个月内至少会碰到五个,对当铺里的员工而言,早已见怪不怪,遇上了,就先把人围起来,“请”进后堂,再作处置。这类小事,公孙谦是极少亲自出面,他没有过度发达的偾张肌肉和好战的野蛮本性,喜好悠哉过生活的他,情愿将劳力花费在泡茶及摇纸扇扇凉风这类工作上。

这是第一次,他抡起拳头,差点这段随身纸扇,产生一股难以熄灭的怒意。

公孙谦落座于饭馆二楼靠窗雅位,与三位熟客应酬交际,商谈一批流当古董买卖,三位熟客皆有购买意愿,碍于彼此的交情,不好独占,决定整批古董均分三份,各自认购,而今天便是决定哪一件古物由哪一方标得。

一开始,讨论激烈,最具价值的鎏金宝玉壶,三人都势在必得,公孙谦乐见三人竞争,反正无论讨论到最后由谁夺得,当铺皆有利可得,于是,他心情愉悦地看着三人言辞交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