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你竟敢回来?!还带着弟弟和一棵大树想投靠我严家当铺?!门——窗儿都没有!”严尽欢拍桌斥喝的娇嗓,大到足以震天,铺外几尺仍能听得明白。

李梅秀藏了半具身子在高颀的公孙谦背后,圆溜溜的眼,无比戒慎戒惧,曾在当铺里尝过的阴影,如影隨形,不是几天几夜就能忘却掉,李梅亭则是躲在李梅秀身后,重现孩童玩耍时常玩的“老鹰捉小鸡”游戏。

老鹰,严尽欢,因为身形娇小,又踩在椅子上,俯睨他们,气焰嚣狂。

母鸡,公孙谦,护着两人,像堵沉稳巨墙,阻挡老鹰施暴,以免爪子撕裂羽翼下的珍宝。

小鸡,李梅秀李梅亭,在严尽欢往左边吠时,他们缩往右边,严尽欢朝右边喷火时,他们全向左边逃。

“我严家当铺不收偷儿!就算你把古玉环寄回来还也不代表什么唔唔唔唔唔闪眼好痛——”严尽欢吼得正响,跳脚得正麻利,却突然被公孙谦握在手上的某物迸发出来的刺眼光线给扎痛双眼。

她捂住双眼,身势不稳地重重摇晃,差点从椅上跌下来,幸好夏侯武威反应俐落地扶住她。

“好刺眼好刺眼——你拿什么东西偷袭我?!”严尽欢瞇细还很酸软的双眼,冲向公孙谦,公孙谦伸臂过来,掌心上躺着闪闪发亮的美丽矿石。

不是玉,不是琥珀,不是珠贝,不是翡翠,它的光泽,远胜过那些玩意儿。

“钻,金刚钻。”公孙谦回答她。

“这么大一颗金刚钻?!”严尽欢抢来细看,矿石藉着特殊的切割断面,呈现出炫目光亮,其中可见七彩彩虹般的漂亮璀璨正在迸射闪耀,大小犹如一位姑娘抡握起粉拳,重量相当沉。

关于金刚钻,曾有远航至境外国度的船主拿来典当,小小一颗钻在戒环上,据说是世上最坚硬的宝石,她爹不信,命人拿槌子来试,重重一敲,金刚钻毫发无损,全铺里啧啧称奇。

“这颗金刚钻,是梅秀姐弟俩的,自她爹留下的山中发现,它,应该是里头最小的一颗吧。”公孙谦补充,最后那句话,听来像放饵。

那座荒山,挖不出金,因为它不蕴藏金脉。白贼李挖得很深,不见黄澄澄的金矿而放弃,孰料,他们挖到了未加琢磨的金钢钻,不识货地视其为石。

严尽欢连倒抽凉气的功夫都没有,美眸瞪得大大的。

满、满满一山的金刚钻?!

那不只是价值连城,那买下几千座南城还有找零!

公孙谦对于严尽欢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