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 1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骤雨突落,打散街市的热络。

原本悠闲胡逛的路人,匆匆躲进店铺避雨,半空中招摇的店幌,被手脚俐落的伙计撤下,一眨眼功夫,大街上,人烟寥寥,雨水朦胧了景色,雨声喧扰了听觉。

公孙谦透过窗,凝望笔直长街,眼熟的街景,是他童年时最深刻的记忆,他总是坐在这个位置往外看,紧盯着街的一角,雨落在屋檐上,劈劈啪啪的嘈杂,却仍然教他觉得死寂。

一个人也没有,好静。

好些年来,他已经不曾再坐在窗边往外瞧,因为他很清楚,窗外,不会再有亲人走来,他早已经断了奢念,现在,他又为何像儿时的他,觑着街,在等着……

公孙先生,要不要喝杯茶?

他回头,背后没有谁蹦蹦跳跳跑来,桌面上,只有堆积如小山的典当品,没有飘着温暖轻烟的香铭。

公孙先生,你说的故事是真的假的?!这、这个妆盒每到三更,镜面就会照出个女鬼——

绘声绘影被指为闹鬼的妆盒,流当了两年,就摆在偏厅角落,小小镜面里,没有女鬼身影,有的,只有他敛眉不笑的容颜,映照在上头。

谦、谦哥,我把这些拿去库房放。

谦哥!左边这件是真货,右边这件是假货!我……猜对了吗?

明明就是右边的才是真货,已经教过她无数回,她依旧相当眼拙,十次有八次用瞎朦的。

我是回来拿那颗夜明珠……

公孙谦额际有一丝抽痛,微微狰狞了玉雕一般雅致的面容,他起来关上窗扇,未燃烛的屋里昏暗,但灰暗仅有短短一瞬间,夜明珠的柔光随即照耀斗室。

回来拿夜明珠既是她的目的,为什么又不带走它?

为何还留它在这里,散发清幽的淡绿光芒,嘲弄地将他一个人的背影孤独映照于壁上?

他并不愿意丑化她在心目中存在过的模样,他情愿相信,她曾经抱持着喜悦,留在严家当铺、留在他身边,她对他的情意表白,不是为了想博取她的信任,即使严尽欢事后将话说得既酸又难听,直指他是遭人利用,引狼入室,被女色迷得晕头转向,他仍要相信,红着脸蛋及眼眶,喃喃说着“我喜欢你”的她,在那一刻里,没有说谎。

“谦哥。”秦关敲叩偏厅门扉,托着茗壶与瓷杯,进入屋内。

“你回来了。”公孙谦收回飘逸的思绪,转向他。

秦关日前送朱子夜回牧场——每年几乎都是如此,朱子夜前来严家当铺向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