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十四 吴书十九(1 / 17)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诸葛滕二孙濮阳传第十九

诸葛恪字元逊,瑾长子也。少知名。【江表传曰:恪少有才名,发藻岐嶷,

辩论应机,莫与为对。权见而奇之,谓瑾曰:“蓝田生玉,真不虚也。”吴录曰:

恪长七尺六寸,少须眉,折頞广额,大口高声。】弱冠拜骑都尉,与顾谭、张休

等侍太子登讲论道艺,并为宾友。从中庶子转为左辅都尉。

恪父瑾面长似驴,孙权大会群臣,使人牵一驴入,长检其面,题曰诸葛子瑜。

恪跪曰:“乞请笔益两字。”因听与笔。恪续其下曰“之驴。”举坐欢笑,乃以

驴赐恪。他日复见,权问恪曰:“卿父与叔父孰贤?”对曰:“臣父为优。”权

问其故,对曰:“臣父知所事,叔父不知,以是为优。”权又大噱。命恪行酒,

至张昭前,昭先有酒色,不肯饮,曰:“此非养老之礼也。”权曰:“卿其能令

张公辞屈,乃当饮之耳。”恪难昭曰:“昔师尚父九十,秉旄仗钺,犹未告老也。

今军旅之事,将军在后,酒食之事,将军在先,何谓不养老也?”昭卒无辞,遂

为尽爵。后蜀使至,群臣并会,权谓使曰:“此诸葛恪雅好骑乘,还告丞相,为

致好马。”恪因下谢,权曰:“马未至而谢何也?”恪对曰:“夫蜀者陛下之外

厩,今有恩诏,马必至也,安敢不谢?”恪之才捷,皆此类也。【恪别传曰:权

尝飨蜀使费祎,先逆敕群臣:“使至,伏食勿起。”祎至,权为辍食,而群下不

起。祎啁之曰:“凤皇来翔,骐驎吐哺,驴骡无知,伏食如故。”恪答曰:“爰

植梧桐,以待凤皇,有何燕雀,自称来翔?何不弹射,使还故乡!”祎停食饼,

索笔作麦赋,恪亦请笔作磨赋,咸称善焉。权尝问恪:“顷何以自娱,而更肥泽?”

恪对曰:“臣闻富润屋,德润身,臣非敢自娱,脩己而已。”又问:“卿何如滕

胤?”恪答曰:“登阶蹑履,臣不如胤;回筹转策,胤不如臣。”恪尝献权马,

先钅刍其耳。范慎时在坐,嘲恪曰:“马虽大畜,禀气於天,今残其耳,岂不伤

仁?”恪答曰:“母之於女,恩爱至矣,穿耳附珠,何伤於仁?”太子尝嘲恪:

“诸葛元逊可食马矢。”恪曰:“愿太子食鸡卵。”权曰:“人令卿食马矢,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