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夜阑,人难静。

房中微弱的烛火,伴着愁绪绕肠、形影相吊的未眠人。

小遥答应嫁给靖韪,当真是因为他们两情相悦还是另有隐衷

一整晚,这个问题缠绕脑际,因为得不到解答,风翼天更感心烦意乱。

脑海没来由的浮起海遥以矫憨醉态在他耳边的耳语──我好爱你她的轻嗔低喃,深深镂刻心间,他铭心难忘。耳畔彷佛又再一次回荡起她哀怨的深情低爽以及她含羞带性的柔情之吻这绝不是酒后胡言,她对他有情,而这段情,不可能这么快便逝如云烟,该还有些什么留在她心底,所以,她与石靖韪的婚事未免定得太仓促可疑。

但,若她爱的人是自己,那她又为何坚持下嫁石靖韪,甚至为了石靖韪不惜与他翻脸成仇而自己呢他对海遥抱持的又是何种心态为何他会用尽所有的力量,不顾一切地激烈反对她嫁给石靖韪莫非真知映霜所言,他早在不知不觉中爱着海遥而不知

他一手不自觉地取出置于怀中的小荷包来玩赏,目光瞬间变得柔和温存。

这是海遥八岁那年送给他的,起因源于某一天,她好奇地转着天真的眸子问他:天哥,什么是良人

初学识字的她,无法理解太深的字义,他问她为何这么问,她回答说,是听娘对爹说过类似的话,心里头好奇。

于是,他思忖着用浅显的话向她解释。就是一个可以一辈子疼你、爱你、呵护你,不让你受任何委屈和苦楚的男人,而且,是一生都要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的人。

喔她似懂非懂地点头,接着很期盼地望着他。那你当我的良人好不好

啊不会吧她恐怕还不太了解。

当时,他只是包容地拍拍她的头,疼爱她笑笑。等你长得够大了的时候,要是还敢这么说,我就答应你。

她满足地笑了。

过了半个月,她气喘吁吁地再度跑来找他,仰起她因奔跑而显得红扑扑的小脸,将一个天蓝色的可爱小荷包递到他面前,他不解地接过,她才娇憨地解释他的疑问。

娘说,爹是她的良人,所以她为他缝制衣袍;所以我也请娘教我缝个小荷包送你

虽然,眼前的成品糟得令人喷饭,却是他一生最甜蜜、最珍爱的至宝,因为,送他此物的小小人儿是这么地令他爱怜。

抚着上头的图案,他柔柔她笑了。若她的供词足以采信,据说这上头的图案是上有蓝天、下有碧海,一双比翼鸟儿徜徉其中。蓝天是他,碧海是她,相依相随的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