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里"第七章 梦里(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他给我说过,那天晚上夜深的时候他看见你依在院子门口等他了,他就在不远处的墙角下看着你,他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哥,尽然把外面的危险带到了家里。

他说他很失败,如果没有你,他连家都养不活,他说他要给你治好额头上的病,可是怎么都治不好,他去抢,他去求了很多神医,可是所有的药都没有作用。

他给我说那天晚上他看见你深夜里站在雪地里等他回家的时候他哭了…”

乔月忍不住打断刘项的话:“都是我不好,大哥为了我受了这么多的罪,是我连累了大哥…”

刘项轻轻的摇着头,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不忍,从怀里拿出一块丝巾递过来,这些话他必须要说,即便乔月已经哭成了泪人他还是要说,不管乔月有没有失忆,他都要她知道,乔山一直是一个合格的大哥。

他继续说道:“他给我说过那天晚上他身中八刀之后又连夜去了野狼山,那个欺负了你的段三被他活活一刀一刀割死的,他说谁都不能欺负他的妹妹,乔家的人谁都不能欺负,即便是我也不行,回来的时候又遇见了我,我在你家里住了半个多月…”

乔月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刘项说的这些,她总觉得很感动,好多都是梦里出现过的场景。

可惜,自己很不争气,这些支离破碎的画面怎么都连续不起来,她呵呵的笑道:“下雪了大哥就会回来,他说过,我记得他这样说过,原来他没有骗我,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我却没有看见他…”

这句话一说完,乔月脑子里猛的一下就痛了起来,好像要撕裂一样。

看着乔月痛苦的表情,刘项终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也许他再加一把劲,乔月就会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可是看见乔月一脸的自责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是的,这样的一个乔月还不如现在的样子,她唤醒回来之后还会不会像当年的齐州城那样,为了弟弟,为了乔山,为了她身边的所有人,从来都不会考虑一点点她自己。

刘项张开双臂将她抱在怀里,乔月的自责,让他有些内疚,也许是自己的表达方式有问题,这样的回忆方式带回来的是一个充满自责和罪恶感的乔月,让她觉得亏欠身边所有的人,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昏昏沉沉的乔月依在刘项怀里模模糊糊的睡着了,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大雪飘飞的夜晚。

风很烈,鹅毛的大雪满天遍野的飘洒,凌乱的院子里早已经被积蓄覆盖,踢坏的柴门躺在院子里,上面

↑返回顶部↑

目录